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5-25 02:37:27

                                                                事实上,2019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已经明确从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开始试点征收环节后移,2020年3月则明确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消费税由进口环节后移至零售环节征收,拉开了改革的序幕。

                                                                一是将消费税等中央税转变为地方税或中央、地方共享税,征收环节后移将为消费税转为地方税创造条件;

                                                                改革方向: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从重企业到重个人

                                                                所以,税制改革要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由于增值税、消费税、关税等间接税,大多直接向企业征收(虽然最终会转嫁给消费者个人承担);直接向个人征收的税种,只有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车船税、车辆购置税、印花税等税种中的一部分。我国税收80%以上来源于企业,呈现“重企业、轻个人”的特点,由此导致企业税负偏重。下一阶段,要通过优化个人所得税制度和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提高直接税比重,这意味着我国税负结构将从以企业为主向以个人为重转变。

                                                                2011年1月28日,在上海和重庆开展的房产税试点就是针对居民自住房屋的房产税,但很遗憾,试点效果并未达到预期。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这表明不再扩大试点,要先做好顶层设计,并且从“房产税”转变为“房地产税”,要把土地纳入制度框架一起考虑,对原有的房地产相关的税种进行系统改革。

                                                                此后,房地产税立法在各种现实困境的羁绊下艰难前行。2018年,全国两会上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2019年,改革提速,两会上明确提出“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一字之差,从“妥”到“步”,表明房地产税立法已经到了讨论时机和步骤的关键阶段,房地产税呼之欲出。

                                                                吕祥说,由此不难理解以麦考尔为代表的共和党议员何以在中国问题上显得万分激进。他们需要用“中国威胁”这样话题来强化他们本身的政治地位,同时也要以此来帮助特朗普保住在得州这样的关键州的领先地位,“从他们的实际政治需要看,与其说他们是对‘中国威胁’感到焦虑,不如说他们是在竭力摆脱自身日益危险的政治处境。所谓‘中国威胁’,不过是他们为这个大选季刻意制造的话题,目的就是让选民忘掉他们正在遭受的失业、病患和众多亲友的死亡。”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19日,众议院“中国工作组”(China TaskForce)工作组主席、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宣布“中国工作组”将分为国家安全、科技、经济与能源、竞争力和意识形态竞争这五个支柱(pillar)小组,就“中国构成的威胁”提出各自的政策建议。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将该工作组称为“草台班子”,他表示这个团体不具备任何法定权利。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则认为,共和党内鹰派新生力量可能在未来对中美关系会产生负面影响。

                                                                后移部分品目消费税征收环节,使消费者近距离接触消费税

                                                                “部分共和党众议员的出格表现,基本都与共和党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的惨败有关。”吕祥向《环球时报》列举的一系列数据或许能窥出一些端倪:自麦考尔于2006年首次在得州第10选区参选以来,他几乎每次都大幅度领先于民主党对手,2014与2016年的领先幅度分别为28%和19%。但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McCaul虽然继续取胜,但领先幅度下降为4%。按照一般标准看,这已经让该选区从“深红区”变为“摇摆区”,其能否继续当选,已然成为疑问,“对共和党而言,这是灾难性的预警信号。得州拥有38张‘选举人票’,也是共和党的最大票仓,当然也是特朗普绝对输不起的州。”